<code id='02sh8'><strong id='02sh8'></strong></code>

<i id='02sh8'><div id='02sh8'><ins id='02sh8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ins id='02sh8'></ins>

      <i id='02sh8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02sh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02sh8'><em id='02sh8'></em><td id='02sh8'><div id='02sh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2sh8'><big id='02sh8'><big id='02sh8'></big><legend id='02sh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2. <tr id='02sh8'><strong id='02sh8'></strong><small id='02sh8'></small><button id='02sh8'></button><li id='02sh8'><noscript id='02sh8'><big id='02sh8'></big><dt id='02sh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2sh8'><table id='02sh8'><blockquote id='02sh8'><tbody id='02sh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2sh8'></u><kbd id='02sh8'><kbd id='02sh8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dl id='02sh8'></dl>

          4. <span id='02sh8'></span>

            親愛的,明天我陪你去墮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色国产 91wav.com_亚洲色汇聚图11p_亚洲色狼第一综合网

            “喂,我明天去墮胎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要你陪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會,別打擾我。”

            掛瞭電話,耳邊仍然回蕩著蘇枂充滿誘惑力的聲音,我看瞭看手機,已經11點瞭。明天蘇枂就去墮胎瞭,而今晚的我卻和別的女人在一起。昏暗的燈光,迷人的香水,光滑的皮膚,還有充滿力量的撞擊。直到我傾瀉而出,我忽然想到,明天蘇枂真的要去墮胎瞭,而她肚子裡的孩子,是我的。

            蘇枂是個婊子,認識她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一點。第一次見蘇枂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中,當蘇枂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運動裝推門而入的時候,我的眼睛都看直瞭。兄弟鴨子悄悄捅瞭捅我,在我耳邊低聲說道:“別看瞭,那是個婊子,外表看著單純,實際上隻要給錢,什麼都做。”

            我無法形容當時我心裡的巨大落差,這麼清純漂亮的女孩居然是個婊子,看來女人真的不能光從外表判斷,如果鴨子不說,我還以為蘇枂是個純情的cn。我問鴨子:“你上過她麼?”鴨子說:“當然沒有,我從來沒有花錢艸b的習慣。其實那個婊子不是那種洗頭房裡的婊子,她今年大三,是那種樓鳳一樣的女人,你需要瞭,聯系她,給她錢,然後她就來滿足你。”我說:“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?”鴨子說:“她的好朋友是我以前的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我看著蘇枂,她走到桌前坐下,然後和我的一個朋友打招呼。蘇枂笑起來很美,牙齒很白,嘴唇很紅,蘇枂笑起來眼睛會彎成好看的弧度,長長地睫毛,還有胸前那若有若無的溝。我點瞭根煙,感嘆道:“這麼美的女人,居然是一個婊子。”

            吃飯的時候,我們挨個碰杯,碰到蘇枂時,我說:“美女,看你好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你,來,交個朋友。”蘇枂臉紅瞭,在我眼裡這卻是故作害羞。和我喝瞭酒之後,在接下來的時間裡,蘇枂不時的偷偷看我。我知道她心裡怎麼想的,她肯定以為我是以前花錢cao過她的男人中的一個,而她現在記不起來瞭。我笑瞭笑,看著她。她立馬低下頭。“婊子。”我在心裡這樣說道。

            吃完飯大傢去唱歌,蘇枂也去瞭,昏暗的包廂裡,一群被酒精麻醉的年輕人瘋狂地載歌載舞,而我卻坐在一邊,抽著煙,端詳著黑暗裡的蘇枂。我承認我對她有性趣瞭,不過這種性趣僅限於gan她一次。

            終於,蘇枂起身,應該是去洗手間,而我也跟在她身後。出瞭包廂,我站在洗手間門口等蘇枂。蘇枂出來瞭,我喊她:“蘇枂,來一下,找你有個事。”蘇枂疑惑的看著我,不過還是跟著我走到一間沒開的黑暗包廂裡。進瞭包廂,我突然關瞭門,蘇枂被我嚇瞭一跳,問道:“你幹嘛?”

            我點瞭根煙,笑道:“不幹嘛,你為什麼不問問我,怎麼知道你名字的?還有,你為什麼不問問我,為何說看你面熟?”蘇枂愣瞭一下:“你說。”我繼續笑著:“因為你上次把我伺候的不錯呀!你覺得還能是為什麼?”蘇枂:“什麼伺候的不錯?”我說:“別裝瞭,清純的樓鳳。”

            然後蘇枂不說話瞭。我接著問道:“今晚陪我,多少錢你說。”蘇枂冷笑瞭一下,問:“去哪?”我說:“去我宿舍。”蘇枂說:“可以。”然後我用手從後面輕輕地掐住蘇枂的脖子,吸瞭口煙,吻瞭她一口。

            我承認那晚發生的事,包括我找蘇枂,完全是酒精的作用,不過必須要說的是,蘇枂長得清純漂亮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。回包廂之前,我要瞭蘇枂的手機號碼。然後在別人瘋狂唱歌宣泄的時候,我和蘇枂靜靜地發著信息。

            我說:“待會兒結束瞭,你就說跟我同路,然後我們坐車一起走。”蘇枂說:“好的。”結束時,大傢意猶未盡,要去吃燒烤。我說我不去瞭,蘇枂也說太晚瞭,然後我故意問蘇枂回哪裡,蘇枂說回學校,我說那正好我們同路,我帶你。然後我們上瞭車。